衆利網|思念

雖然衆利網的心裏有個她,雖然思念有時讓人覺得幸福,有時又會讓人覺得很難受,但我仍原將我心中那份深深的思念說出來:“媽媽,我好想你。”

思念的滋味,到底是苦是甜,每個人的感受不同,感覺不同。其實思念是一種心理活動,不需要用語言表達出來,但有時總覺得有些話還是說出來比較好,正如思念。如果你將思念埋在心底,對方永遠不會知道,可是如果你將這份思念大聲的說出來,就會覺得自己好象如釋重負並且別人也會明白你真正的內心。

一陣肆虐過後,天空又恢複了往日的甯靜。夏日的雨也許就是這樣,來的那麽驟然,去的又是那麽悄然。似乎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
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,回家的日子一天天臨近,卻惟有那思念在一天天地變得越來越強烈,緊張的學習結束後,晚上躺在人生鼎沸的宿舍樓裏,聽著那吵吵雜雜的說話聲,心中不免有些煩躁。這時,思念便會悄然來到你的身邊,在不知不覺間,進入你的思緒中,是你將它看的更請更真。

 

如水,在心海裏靜靜的流淌;思念如火,在心田中熊熊燃燒;思念是夢,夢裏夢外,咫尺天涯;思念是詩,字裏行間,催人淚下。

一道長蛇劃破寂靜的天空。豆大的雨點驟然而至。

初來這裏,心中不免常常想起她。想起她其耳的短發,有神的雙眼,幹淨利落的動作。想起她一小那淺淺的酒窩,想起她晚上說夢話的樣子。靜靜的夜晚,獨自躺在床上,想想她的種種,想起和她在一起的那些快樂的日子,總覺得仿佛就在自己面前。這思念,給靜靜的夜增添了些聲音,讓認可以在這樣的夜裏不孤獨,不寂寞。思念,是一種美麗。

又一次想起她是在一個更加“安靜”的夜晚。外面正下著大雪,北風不停地吹著窗子。幹枯的樹木被風吹著發出“嗚嗚”的聲音,那聲音聽起來是那仫的令人毛骨悚然。宿舍裏,舍友們個個都用被子將自己裹了個嚴嚴實實,生怕被那刺骨的北風凍著。夜靜極了,靜的只能聽見呼呼的風聲和偶爾舍友翻身時發出的聲音。這寂靜再一次勾起了衆利網對她的思念。想到她那已被歲月裝飾了幾縷銀絲的頭發,想起她那因日夜忙碌而深陷的眼睛和那已倦的不再挺拔的身影。又一次想起了她,可怎麽也感覺不到心中的暖意,卻只有眼裏溢滿了淚水。思念很苦。

2001